又相信爱情了吗?

凤凰资讯

又相信爱情了吗?

最近,似乎又相信爱情了。当然,是故事中的爱情。现实中的爱情,那是另一个次元的事情。不谈。

 

过去十多二十年,相当嫌弃爱情故事。故事中的爱情,总是那么套路那么虚弱那么软塌塌,更不用提很多掺杂了敷衍卑微猥琐因素的关系。我忍受它们,在科幻故事、侦探故事、冒险故事或其他类型故事里(言情故事是主动规避的),把它们当作一道手续,因为有人觉得必要,有人在意,做为有公德心的读者/观众,我不能阻止别人喜欢爱情故事,制作方是要恰饭的,得有卖点。

 

甚至《黑客帝国》那么那么那么的喜欢,对感情线其实也比较无动于衷。

 

这些年唯一打动我的爱情,是《魔戒》中法拉米尔和伊欧雯在饱受磨难之后的惺惺相惜。阿拉贡和阿尔文我都只是袖手旁观,因为尽管阿尔文的牺牲非常伟大,而且是自己的选择,但她毕竟在整个设定里只为阿拉贡而存在,其实,她本质上是阿拉贡的一个reward,再难听点,a trophy wife。

 

另一对我还可以接受的CP则是《地海》中的大法师格德和祭祀恬娜,那是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也已是一生风霜的两个普通人,最终互相扶持。

 

也就是说,如今我心目中理想的爱情故事,是双方真正完全平等,不是《简爱》那种口口声声说平等,实质仍然是男性视角的不平等的关系。当然《简爱》囿于时代,我不能对它有过分的要求。只是不喜欢罢了。

 

其他的,奥斯丁和张爱玲笔下的爱情,其实精华都是人情世情百态。她们写爱情,是因为她们的生长环境和生活空间只被允许探索爱情。

 

还有,我也越来越没法看男性作者写的爱情。归根到底,他们的欲望和我的不同。

 

于是,在这个糟糕的2020年,忽然就掉进了耽美的坑。

 

以前也不是没有读过耽美,但只是常识性地了解一下,对于耽美有一个从抗拒到接受的过程,不过也仅限于接受。这回,却是在耽美中读到了一些令我心动的东西,好吧,一些让我非常心动的东西。这几个月一直在想为什么,那么就梳理一下吧。

 

事情的起因,是为了想知道孩子在读什么,跟她有些除了催吃饭催洗澡催睡觉之外的交流,被阿花推荐了《天官赐福》。读完之后觉得还可以,花怜的爱情颇有些荡气回肠。接着读了《魔道祖师》,其实书读完了也没觉得怎样,看了两眼《陈情令》,制作各种辣眼睛,但是王一博真香,抱走王一博。

 

接着被另一个朋友安利了《魔道》广播剧。静下心仔细听了这个丰富的小宇宙,就掉进去了。《魔道》的核心是魏无羡悲剧的一生,和蓝忘机无望的爱情。它高明的地方在于“悲剧”和“无望”是以留白与白描的方式写的,读者需要自己去理解这里面的惨烈,一旦领悟会有一种变态的满足。我小时候读的言情比较少这样的剧力。张爱玲的故事当然满是无望的悲剧,但是她太灰暗了,人物一路掉进万劫不复的地狱,而她并不想发慈悲。二十几岁的时候,觉得她好棒好酷,很崇拜,现在我老了,还是很崇拜她,觉得她很棒,但已经明白那些并不酷,而是真的苦,不想再品尝。

 

魏无羡也一路掉下鬼蜮,幸好最后蓝忘机接住了他。

 

《魔道》如果不是玄幻,魏无羡如果没有重生,不会像现在这么普及。它只是另一个悲惨的故事而已。它的“高虐”与“高甜”完美平衡,剧力充盈,才使读者欲罢不能,低回不已。

 

从这个故事,我也重新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言情故事模式:强强。

 

小时候囿于时代,接受的是琼瑶金庸故事中的恋爱模式,都是以男性为视角的,女性依附于男性。当时并不会觉得不妥,也曾感动得稀里哗啦。但这大概也是之后的二十年无法再看言情的主要原因,因为我自己在感情上,早已不再认同男性视角,我清楚自己要什么,也清楚一段关系是什么。我不能够再接受故事里的女性只关注爱情,也不能够接受一段依附来依附去的关系。女性依附男性固然不可,男性依附女性也不舒服。

 

《魔道》令我掉坑的原因之二,就是关系中的两个人都是独立强大平等的。虽然这是一个爱情故事,爱情是其中的趣味,但即使没有爱情,蓝魏二人也都是自成一格、立得起来的英雄。这也是为什么被改编成动画片或电视剧,抽掉了耽美因素,它仍然吸粉无数。当然故事的群像也很不错。

 

蓝忘机对魏无羡的爱慕、理解和包容,建立在绝对尊重的基础上。魏无羡在知道了蓝忘机的心意后,回报以最热烈的纵容和疼爱。这其中没有一丁点的怨悔、乞怜与委屈。我佩服这种自信刚硬的旖旎。

 

          

Copyright © 2014-2019 美高梅赌城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    ICP备********号